欢迎访问:水草莓100视频超碰-1000部拍拍拍18勿入-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女侠与铁牛

女侠与铁牛

清风明月照耀下,青衣丽人配剑而入。少女殿中玉立,凤眼一一扫过众人后,一股傲气油然而生,青色罗裙无风自动,偏偏柳叶无声的环绕在少女身边。清丽无双的气势,丝毫不在意众人的杀气。

  双方对峙似乎良久,又可能是一瞬间。少女动了,莲足轻轻前移一步,芊芊素手从怀中拿出一件兵器,随手抖动中「啪」的传来清脆的响声。

  众人心中一颤。

  「停」掌门翟星云伸手止住弟子的下步动作,郁闷的说道:「青青,给你准备的玉面琵琶呢?」。

  青青嘟着小嘴狡辩道:「师傅,那个太大了,难道行走江湖非要背着那么沉得东西吗?」

  然后又对师娘于诗诗说道:「我听说江湖女侠们都喜欢身上藏根皮鞭呢,对吗师娘」。

  「哦霍霍」的笑声中,于诗诗上前拉住青青笑道:「傻丫头,皮鞭确实是女侠们贴身秘宝。不过那是有要求的,必须闯荡江湖五年以上,才有资格拿出来使用。

  像你这种毛头女侠,就算名气再怎么大,也是不能使用的」。

  「真麻烦,那我不要了」青青赌气的把鞭子远远地扔了出去。

  其实青青心中一直把师娘于诗诗当成自己偶像,每次出场前的那声「哦霍霍」更是让自己顶礼膜拜。青青就曾经半夜躲在绣楼中苦练过,可是效果惨不忍睹,于诗诗那种舍我其谁的「哦霍霍」霸气,在青青稚嫩嗓音中怎么也体现不出来。

  于诗诗流转身形抓住掉落的鞭子,又放到青青手中。语重心长的说道:「现在的你是用不上,可没准在江湖中哪位少侠需要呢,多件武器还是有好处的」。

  掌门翟星云这时候说话了: 「青儿,按照江湖传统。出世前你应该有自己的名号了,我好叫人连夜给你打造腰牌,然后去官府登记」。

  青青说:「恩,现在年轻人多,我叫非主流女侠怎么样?」。

  掌门翟星云摇头。

  青青又说:「咱们师门有天池一座,我叫天池圣母呢?」。

  于诗诗摇头道:「你才多大就用圣母名号」。

  青青接着说:「那我爱养小猫,叫猫女如何?」。

  长老团集体摇头。

  青青突然看到师娘的胸部,灵机闪动说道:「那叫人间胸器怎么样?」。

  众人脸冒黑线。

  青青赌气道:「这不行,那不行。干脆以我长骑的小毛驴为名,叫驴叼女侠算了」。

  众人皆转身抄起椅子,要将我们的青青女侠直接拍死。

  于是江湖上第一个没有名号的女侠出世了。

  **********************************************************************下了天山不久,准备要去峨眉的青青女侠迷路了。

  只要因为师娘告诉她,当年自己就是抱着她从峨眉嫁过来的。她的亲生母亲就是峨眉七仙女之首:柔骨夫人海兰儿。

  当年海兰儿率领七姐妹(江湖人称七仙女)和同门另一集团五朵金花,争夺峨眉第一首席大弟子头衔。

  就在这重要关头,海兰儿临产了。而五朵金花靠着出色手段,拉拢了个别门派,眼看七仙女就要顶不住的时候。海兰儿叫来了最信任的三妹于诗诗,告诉她最后一个方法。那就是让她嫁给当时刚即位剑仙宫掌门的翟星云,以此换取对方的支持。

  一对奸夫淫妇用「秋天的菠菜」传情后,于诗诗胜利圆满的出嫁了。凭借剑仙门出色的宣传手段,七仙女终于完全压过五朵金花成为峨眉排名第一的首席大弟子(未来峨眉掌门后候选人)。

  走啊走啊!青青女侠迷糊中来到了湖北(自己还不知道呢)。实在没有办法的青青终于决定问路了,因为她一直认为江湖侠士问路是很白痴的行为,但是她不明白连路都不晓得打听的人更白痴。

  正思考间,平地一声憨憨的炸雷响起:「呔!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从此过,女人留下来」。

  青青一个跟头从小毛驴上摔了下来,然后骨碌的站了起来摆出一副女侠神圣不可侵犯的样子说道:「哪……哪里,来……来……来的毛贼,敢挡……」。青青想起来好像自己没名号,接着说道:「敢挡本姑娘的去……」 本来嗓音清脆绕耳的青青,仔细看到才发现面前是一个狗熊般的男人。自己怎么也有1。 68的超标准身高,竟然比这个男人低了近两个头,不由得心里更加发虚。

  「哇!哈哈,小妞。听到大爷刚才说的话了没」那男子洪钟一样的嗓门,哈哈大笑。

  青青看到小路四周没人,才弱弱的问道:「大哥,江湖上不都说,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吗?怎么变成女人留下来了」。

  大汉将手中手腕粗的铁棍望地上重重一砸,喝道:「这年头老子不光钱要,女人更不能放过」。然后又看看青青打扮,接着说道:「你要是普通人家的女子也就罢了,可随让你是江湖女侠呢」。

  青青疑惑问道:「为啥我是女侠你就找我麻烦」。

  大汉憨憨的说道:「俺村祖训上说,江湖纷争,皆因女子惑乱而起。子辈儿男要以抓女侠为为终身事业」。

  青青哭笑不得,但是话已经说道这个份上了,也由不得自己不出手了,按绷簧沧琅琅凤舞九鸣声中宝剑【九月莲花】出鞘。

  见面前女子敢抽出武器,大汉傻傻的一笑起铁棍大步上前。

  「救命啊!非礼啊!」青青提宝剑转身就跑,连心爱的小毛驴就不管了。开什么国际玩笑,那么粗的棍子,就是师伯剑魔宁不为重生也得被打回娘胎去。

  小路上,刚刚横空出世的女侠青青被一傻大个追的落荒而逃。

  冥冥中我们的女侠青青当然不能这么就被人给干掉,怎么也要有个少侠或大侠之类的给搭救了,最次也要来个女侠啊。

  古琴声在这小树林中悠然飘起,琴中意境如高山流水,又似春风拂面,一追一逃的二人不自主的慢了下来。

  大汉环顾四周,瓮声问道:「何人在此装疯卖傻!」。

  琴声哑然而止,大树上紫衣少女游荡着莲足低头抚摸古琴道:「本想睡个好觉,却被你等粗俗之人打搅了兴致。哎!」。

  大汉瞥了撇嘴,又隔空羞辱般的吐了痰,才放肆的傻呵呵笑起来。

  少女将古琴放在一边,看到现在正是晌午阳光,然后站了起来双手叉腰大喊道:「我是维护爱与正义的女侠,江湖人称紫霞仙子,我要替太阳行道,日了你们!」。

  大汉下意识的抹了抹屁股,才猛然哈哈大笑:「小娘皮,你拿什么日我啊,哈哈!」。

  「……」,少女无语。

  大汉笑够后一挥铁棍,喝道:「还不下来找打! 」。

  少女不示弱的娇喝:「你还不上来找死!」。

  「你下来!老子将你扒光扔村里轮大米」

  「你上来!姑奶奶将你命根子泡酒喝」

  ……

  ……

  日头西沉,青青无聊打了个哈欠,看着两个人还在讨论上去还是下来的问题。

  「要不大家都回去睡好了再商量不行吗?」青青提议道。 「哼!要不是大爷我怕高,早上去收拾你个丫头片子了」大汉喊了一下午也累够呛,转身连青青也搭理径自走了。

  等了半天,看来大汉是真走了。青青对树上的紫衣少女说道:「喂,下来吧,他可能真走了」。

  「真的吗?」树上女孩问道。

  又过了良久,天色渐渐变暗。紫衣少女才安心的放下一根绳子,用蜗牛的速度慢慢向下蹭。

  青青刚想上前说话,就听见那个大嗓门的汉子傻笑着跑了出来:「小娘皮,你可算下来了」。

  青青浑身一个冷战,而紫衣少女也被惊得险些掉了下来,同时暗想这货是真傻还是假傻啊。

  大汉如山中猛虎一样扑了过来,无奈的青青只好挥剑迎战。「当」!剑棍交击后,青青的宝剑按照物理定律,成抛物线飞了出去。

  好个青青!在大汉没来得及出第二招的时候,青青就迅速变招。她出腿了,而且是双腿,逼的大汉不得不停手。

  只见青青双膝跪地,双手高举剑鞘喊道:「壮士饶命,小女子认输了!真的认输了!」。

  刚才下树还慢吞吞的少女现在快如灵猿,可惜碰到个一力降十会的超级猛男。

  只看那壮汉上前拉住绳子大喝一声,硬是崩断绳索。空中无力支撑的少女惊叫着掉了下来,直到摔入大汉怀中还大叫不止。

  小屁股似乎被人重重拍了一下,少女才猛的睁开眼睛。妈妈呀!近距离一看,这汉子长的可真生猛。浓眉大眼,一脸的络腮胡子,要是不拦路打劫确实浪费了,你看看那胸膛的护心毛,都可以当毛衣穿了。

  不过现在还是乖巧点好,少女扑闪着水灵可爱的大眼睛,对大汉未语先笑道:

  「哥哥,你真好。知道妹妹怕疼,专门过来接我」。

  大汉咧嘴一笑,淌着口水说道:「哥哥回去会让你就着酒吃我的大老二的」。

  少女用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说道:「哥哥,天黑了明天咱们接着玩好不?」。

  大汉不在理会她,大手一伸就像拎阿猫阿狗一样把我们的青青也抓了起来。自此,我们青青女侠下山的处女第一仗以完败告终。

  一王两后,不对!应该是一前两后。大汉一手提着铁棍,一手牵着两根绳子哼着歌悠闲地当先开路,后边两位女侠粉嫩的脖颈上分别套着绳索(紫衣少女的绳子)。

  「你好,我叫紫嫣,江湖人称紫霞仙子」少女一手抓着绳子方便说话,另一只手落落大方伸了过去。

  青青也学着她的样子与紫嫣握手,说道:「你好,我叫青青,江湖称号……还没想好」。

  「……」紫嫣语气老成的说道:「那可不行啊,在江湖上混的怎么能没个称号呢」。

  「没有好听的」青青回答的干脆利落。

  紫嫣小脑袋一晃眼睛乱转,突然兴奋的说道:「要不我们搭伙吧,组合成一对,江湖上就称紫青双娇如何。就像江湖顶顶有名芙蓉姐妹大小S一样!」。

  青青没有回答,其实她心理不想和一个自称我要替太阳行道,日了你们!的疯女人组合。

  紫嫣依旧兴奋连连,问道:「青青,你多大?」青青心中叹了口气:「十九」。

  紫嫣像兔子一样高兴地蹦跳着:「哦也!我也是,缘分啊我也是,那你几月份的?」。

  青青将心情和目光转移到壮汉棱角分明的肌肉上,心不在焉的说道:「11月的」。

  紫嫣用手拍着嘴唇学泰山叫:「哦哦哦哦哦!我10月的,你以后就是我小妹。

  以后我们双剑合璧,横扫江湖」。

  青青向天上翻白眼表示赞同。

  大汉一拉绳索,将两个少女带的一趔趄。说道:「娘的,还紫青双娇?双剑合璧?横扫江湖?我看还是过了铁牛哥哥这根肉枪再说吧」。

  仿佛是成为天下第一似地,紫嫣咯咯大笑:「让我知道你的名字了吧,害怕了吧。快放了本姑娘,要不有你会后悔的」。

  然后压低声音问青青:「妹子,你知道这是哪里吗?我已经迷路一个月了」。

  刚站稳的青青险些晕倒,回道:「我也不知道,我刚下师门就迷路了」。

  然后两人交换了一个只有知己才能明白的眼神,相视而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铁牛实在被他俩打败了,指着村门口的石碑说道:「到了,这就是俺们村子,以后要想报仇就记住我们的村名」。

  「……恩,妹子都写的什么?」紫嫣咬着手指头问道。然后又悄悄说道:「妹子,姐姐就认识自己名字」。

  青青这回终于跌倒了,艰难的说道:「这村子叫落凤坡」。

  紫嫣用怀疑的眼神说道:「我听讲书先生说,落凤坡不是在四川吗?你不会也不认字吧?」。

  铁牛说道:「没有错,这里是叫落凤坡」。

  青青和紫嫣齐声问道:「为啥叫落凤坡?」。

  铁牛得意道:「因为村里的奴隶全是被抓的女侠」。

  两个女侠的小嘴都惊讶的变成了O型。

  进了村子,可能是刚吃完饭的缘故,整个村道上没有几个人,不过这样也让两个女孩惊讶不已。

  零散闲逛的几个村民倒是不稀奇,稀奇的是每个村民或多或少的都牵着几个赤裸女子,而这些女子脖子上无一例外的全被拴着铁链。

  既然肚子问题解决了,生理问题就上了日程。房檐下、推车上,甚至水井旁都有男人发泄着自己的欲望。

  正在紫嫣大开眼界的时候,青青观察到每个人家大门旁边全挂着江湖女侠的红色称谓牌(男的是黑色牌子)。

  长江巨浪帮鸳鸯刀冯思雨,南宫世家三夫人玉罗刹鲁妍,南海无极宫越女剑韩如霜……,青青一边走一边默念着这些女侠的名字。

  紫嫣看到刚被牵出来的一个眉上带红痣的少妇惊叫道:「快看快看!那个是邪教极乐宫宫主销魂娘娘柳飘飘啊!还有他的暗月三护法都在,还有……」。

  「铁牛兄弟今天运气不错啊!」牵着销魂娘娘的男人乐呵呵的打折招呼。

  铁牛傻呵呵笑道:「许大哥,今天这娘们轮到你了啊」。

  许大哥笑道:「我都排一个多月了,看见没已经怀孕了」。接着又恭维道不像你和胡老三那帮兄弟年轻力壮的,耙子、铁棍一扫这些做女侠全都光溜溜的上了床,总能吃到新鲜的婆娘」。

  铁牛得意道:「许大哥别灰心,你看这两个女娃娃没。等今晚老弟动了荤,你喜欢哪个就上哪个,随便玩到开心」。

  「真的?」

  「真的!」

  许大哥开心对门口看热闹的胡老三说道:「老三你看看人家铁牛,都是一个村地,你咋就那么黑呢!玩起来没完没了」。

  胡老三嚷嚷道:「黑啥!黑啥!……」。

  铁牛最烦别人争吵,留下一句:「一个时辰后过来领人」便走了。

  村西头第一个院子就是铁牛的家,一脚踢开门铁牛大嗓门喊了起来:「快端饭,饿了!」。

  里面一阵噼里啪啦碗盆掉落声,接着一个10多岁的少年拎着裤子跑了出来。

  一头撞在铁牛身上,又被反弹的坐在地上。

  「日你娘的,又偷偷跑来干你娘!小畜生」铁牛骂道。

  少年拍拍屁股向外跑去,顺手抓了下青青胸部回骂:「傻牛,我娘早被我日上天了」。

  紫嫣捅了下青青说道:「这黑大个好厉害啊,你看墙上最少挂了三十多个牌子呢」。青青一看可不是,一大片红呼呼牌子着实扎眼。

  铁牛对两女说道:「自己把牌子挂上去,以后你俩都是我的婆娘,我说什么你们只管服从就好了」。

  人在屋檐下紫嫣乖乖的从腰上拿出牌子挂了上去,青青却眼睛紧盯着厨房,因为她快一天没吃饭了。

  一座黑影挡住青青视线,青青止住要流出的口水无辜的道:「我没令牌,真的没有」。

  铁牛抓抓脑袋,瓮声嘟囔道:「靠!没牌子当什么女侠」。

  青青的辩解道:「因为没想好名号,嘿嘿」。

  铁牛猛翻白眼后,拉着两个女孩进了屋子,然后给两人换上铁链子。

  青青站在屋子里四周寻看着,只有一个美艳少妇全身只挂着一件围裙正在烧火做饭。摸着脖子上的铁链子忍不住问道:「铁牛,你家门口那么多牌子,怎么看不到人呢?」。

  正在给紫嫣换链子的铁牛说道:「换饭吃了」。

  两女一阵恶寒,青青低声嘟囔道:「缺心眼」。紫嫣没心没肺的叫道:「你不会是人叫铁牛,里面却是小牛吧,所以才把女人全送出去了」。

  一句话噎的铁牛半天说不出话来,良久铁牛一拉自己裤子吼道:「日你屁眼的,老子不光名叫铁牛,胯下的家伙更是铁牛,俺从出生家伙就坚挺不倒」。

  青青和紫嫣顶大双眼艰难的吞咽了一下口水,同时想到这家伙也忒大了,黑黒的柱体、紫红色龟头上的马眼孔都是那么狰狞,估计喷起来量绝对不小,光目测就不少于20寸。就要是和哪个女侠比试的时候,抽冷子来那么一「枪」,估计不死也剩下半条命。

  铁牛得意至极的看着两个女孩惊讶表情,然后一把拉过紫嫣说道:「你不说我的是小牛吗,那老子先让你尝尝」。说着几把就剥光了紫嫣的衣裙,扔到了炕上面。

  虽然青青这一年来对男人也算比较有心得了,可是面对铁牛这种猛男,心理还是有些怕怕的。

  而炕上的紫嫣正喊道:「先来点音乐调调情啊,没有音乐说几句情话也行。要不,要不……啊!我……我还没准备好爱爱前的运动呢」。

  铁牛一边做着活塞运动,一边不耐烦的说道:「直接一起全做不就完了」。

  「噗通,噗通」响声震得炕沿的土渣直掉,看的青青心头大跳、面红耳赤,揭开门帘去厨房找吃的去了。

  里面依旧传来紫嫣气喘吁吁的话语:「铁……铁牛你的多大了?啊……轻点,换个姿势好不好,我腿快被你压折了」。

  铁牛将紫嫣翻成小狗式,拍了几下粉嫩的屁股说道:「俺35了」。

  紫嫣双手拄着下巴,调整下呼吸问道:「你爹呢?」。

  铁牛狗熊一样趴在紫嫣白嘟嘟的身躯上,长满毛的双手分别抓住两对,还需要男人开发的稚嫩乳房,边揉搓边说:「六年前上山摔死了」。

  紫嫣继续问道:「你娘呢?」。

  铁牛用力的顶了几下,干的紫嫣跟小母猪一样直哼哼才说道:「让我操死了」。

  「……!」

  过了一会,紫嫣又继续发问:「你娘也是女侠?叫什么?哪个门派的?你有兄弟姐妹吗?你的家伙真的永远不软吗?你……呜」。

  铁牛实在忍受不了紫嫣喋喋不休的问题,如果再由着她问下去,没准自己真要阳痿了。抓起零碎的罗裙将紫嫣小嘴堵上,怕她用手解开继续发问又将手给到绑起来。这下整个世界安静了,只有臀肉相交的「啪啪」回荡的房间内。

  厨房内青青和那美艳少妇边做饭边聊天。

  少妇说道:「小姑娘干什么不好出来当女侠,这下算是掉里了,刚出来混的吗?」。

  青青用竹筒将火吹旺说道:「恩,刚下山不久。姐姐这么漂亮,想必江湖上也是鼎鼎有名的女侠吧」。

  少妇刚开始还面带得色,听到有名脸色有些暗淡。落寞的说道:「我是峨眉七仙女中排行第五的妙手观音师玉芙」。

  青青大惊失色道:「您就是10几年前江湖上盛传,被魔教暗中偷袭掉入山涧的妙手观音师玉芙吗?」。

  什么乱七八糟的,不过师玉芙很快反应过来,这是师姐为了自己声誉所做的手脚。

  青青跪下对师玉芙的手说道:「青青给五姨磕头」。

  师玉芙连忙搀扶,问起事情来由。青青就把下上前于诗诗的话说了出来,师玉芙点头说当年确实有那么一回事。

  借此机会青青问道自己的父亲是谁,可师玉芙却回道:「我们七姐妹的绯闻从来就不断,至于大师姐生的到底是谁的种,她也搞不清楚」。

  他乡遇故知更何况还是亲人,两个女人边做饭边聊天,直到那许大哥进门才算结束。

  屋里的动静还是山响,许大哥没去打搅。而是搂着师玉芙揉揉奶子扣扣小逼问:「美人,想哥哥没」。

  师玉芙解下贴肉的围裙,将链子转到后面说道:「想你干啥,小虎子折腾我一下午,你没看刚把饭做好吗。你可别对青青来真的啊,铁牛还没动过呢」。许大哥讪讪的收回咸猪手,按着师玉芙跪下说道:「儿子日娘,天经地义」。

  跪在地上师玉芙松开许大哥裤子,掏出来的竟是一根死鸟,上边还带着精浆。

  师玉芙皱着眉头问道:「刚在哪个骚货身上放完,跑这来让我打扫」。

  许大哥说道:「销魂娘娘柳飘飘,我下午刚从胡老三那牵回来的」。

  师玉芙白了一眼后,兰花玉指套弄着根部,檀口香舌吞吐着肉身「滋滋」作响。

  一边的青青挠挠头看看那里瞧瞧这里,都是春色无边。想要回避无奈链子只够到厨房的距离,去门口的愿望是不可能了。

  那许大哥看着面前的新肉,却吃不到嘴里也着实难受。不过我又没干进去,让她用小嘴舔舔还是没问题的。

  正依门望天的青青突然觉得脖子一紧,就被踉跄的拉了过去。许大哥对师玉芙说道:「玉芙,教教新来的这里规矩」。然后又压着青青肩膀,让她也跪下。

  青青撇着小嘴去看五师姨,直到师玉芙眼神示意才不情愿的跪了下来,对着半软不硬的肉棒「康当」就是一口。

  连翻白眼的许大哥半天才缓过气来说道:「你吃肉肠那!还好没用牙咬,跟你前辈学着点」。

  师玉芙讲解道:「青青,到了这个村子女人就是男人的共妻。除了第一次是被抓你的人开苞,以后就需要轮流去别的男人家伺候,还有……」。

  青青一边吞吐阳具一边听着讲解,而眉头却越来越紧。解释完后,师玉芙又加入到品食肉肠的行列中。

  天以大黑,屋里的动静终于没有。铁牛光着全身走了出来,青青百忙中偷看了一眼,果然如他所说一样,射完后的家伙依旧直入标枪,尺寸不少分毫。

  许大哥连忙起身打了声招呼就进了屋,扶着硬起来的家伙上了炕。紫嫣刚合上的双腿又被分开,流淌着精液的蜜壶再次被男人鸡巴光临。被铁牛光临的小穴暂时还无法闭合,空旷的阴道让许大哥很不爽。不过有旱道可以走也一样,沾了点精液润滑下,许大哥终于找到了干处女的感觉。

  这可苦了紫嫣,虽然后庭早开发了,不过毕竟前后有别,头几下还是很痛的。

  直到嘴被解开后才舒服不少,然后许大哥的噩梦来了:「你爹呢?你娘呢?你娘也是女侠?叫什么?哪个门派的?和你娘做过没?你有兄弟姐妹吗?你的也能永远不软吗?刚才那个叫铁牛的可比你厉害,你的家伙放进来我怎么有种想睡觉的感觉……」。

  这边的铁牛抱着青青「做」在凳子上,一旁的师玉芙端上饭菜伺候着来喂铁牛。

  青青白嫩温香的娇躯靠在铁牛长满腱子肉的胸膛上,下身小妹妹被一根凶器「钉」在那里。

  满意的吃了一大口饭菜,铁牛抱着青青柳腰上下运动。笔直而坚挺的肉棒被拉了出来,然后顺从自由落体的定律飘然下落,带着青青娇呼从新来过。这种大起大落直到铁牛吃完饭才算结束,不过这只能算大餐的开始。

  捡下去的桌子上,青青那一对活力十足的奶子不停地晃动着,高举着双腿下面是铁牛黑黒的肉枪在青青雪白粉嫩的蜜壶上来回进出着,而桌子不停地发出「嘎吱嘎吱」的抗议声。

  收拾完的师玉芙跪在后面为铁牛坐着漫游,柔软的香舌,冰凉的小手轻轻滑过铁牛全身。

  唯一不协调的是青青手里抓着一个鸡腿,在鸡腿和「香肠」的比较后,青青选择了前者,因为太饿了。

  和铁牛大刀阔斧相比,许大哥悲惨多了。在紫嫣的「感召」下,许大哥越来越疲软,越来越力不从心,最后变成一只小小鸟从紫嫣菊花内掉了出来。

  当与紫嫣的目光相对后,许大哥凄凉的喊道:「我真的是男人,我以前不阳痿的!」然后提着裤子,泪流满面的跑了出去。 夜晚的星光格外美丽,整个村子里女侠们此起彼伏的呻吟也渐渐平静。唯一例外的就是铁牛家,青青与师玉芙的呻吟还是那么响亮,还有紫嫣呱噪的问题一直不断,间接地传来铁牛怒吼,等过了一会紫嫣又会忍不住说起话来。

  一个星期后,这是青青轮换的第三家,这期间还和五师姨「合作」过一宿。而紫嫣已经换了十多家,这到不是紫嫣的魅力多高,问题是出在那张小嘴上。一张能把男人说成阳痿的嘴实在可怕,而且张嘴就是「你娘贵姓」的经典台词更是村中男人的噩梦。

  这天晚上,村民们依旧在喝酒作乐。青青郁闷的擦拭着小穴上总也流不完的精液,刚才小虎子带着一群半大小伙子将他娘师玉芙和自己给轮了大米。

  一挑帘,老村长走了进来。这个快70的老头一点也不显老,刚干完南宫世家三夫人玉罗刹鲁妍,又撸着家伙走了进来。看到师玉芙已经累的睡了过去,就嘿嘿笑着抓起青青小腿拉到炕沿边上举枪就干……淫声笑语中,没人注意一头青牛载着头戴斗笠的白衣女子来到了村口。

  女子若有所感,睁开那上视九重天宫,下看十八地狱的慧眼扫视后,一切都掌握于心中。

  通灵的青牛原地停住,女子拿出怀中紫竹笛放在面纱里面的口中。那笛音似梦如幻,忽远忽近。刹那间,整个村子陷入了平静。所有的男女所有的一切进入了绝对的静止状态。

  青牛女子缓缓前行,路边紫霞仙子紫嫣被一个男人压在草垛上,紫嫣的睁着眼睛小嘴成一条缝似乎正说着什么。

  长江巨浪帮鸳鸯刀冯思雨被两人夹在中,脸上欲仙欲死的表情历历在目。

  南海无极宫越女剑韩如霜咱在灶台边漱口,刚才他被数人口爆。

  极乐宫宫主销魂娘娘柳飘飘挺着微微显怀的肚子,趴在院子里被人用小狗式猛干。

  南宫世家三夫人玉罗刹鲁妍撅着屁股正在给胡老三口交,而胡老三正和铁牛碰杯。

  暗月三护法、黄河帮……

  里屋炕上的青青依旧双臂环绕着老村长,双腿M型分开,小屁股搭在炕沿上和肉棍保持着亲密接触。老村长依旧弓着身保持冲刺的动作,掉了一半牙的嘴贪婪的撕咬着青青乳头。

  女子盘坐在青牛上良久,才伸出一根葱玉白指点在虚空中。一圈水波似地纹路荡漾开来,波纹传遍整个村庄每个人的身体后才消失。

  依然是寂静如初,没有丝毫变化。唯一的例外是青青如梦初醒般的睁开美目,她举目四望记忆还停留在和村长欢爱时候的情景。

  青青发现自己竟然穿墙飘了出来,这青牛女子像一尊雕塑,老是那么个表情,不乐不忧,不慌不忙,不焦不躁。可是隐约中仿佛自己什么也没看到,似乎这个女子面目是一片空白。

  青青疑惑的问道:「你是谁?来救我的吗?」。

  女子说道:「这次我救你,那么以后谁来救你呢?」。看到青青摇头,女子问道:「有缘人,我有一套时灵时不灵的剑法你想学吗?」。

  青青迷糊着问:「什么叫时灵时不灵剑法?厉害吗?能打过这些人吗?」。

  女子笑道:「只要剑法灵验你就是武林第一,你看!」。女子随手抽剑横扫,闪动中一道剑气将十几米外的大树斜斜切断,看的青青目瞪口呆。

  女子再问:「想学吗?」。

  青青狂点头:「想学,想学极了,我该从哪里学起?」。女子轻松的说道:「很简单,已经学会了,每天你可以随心所欲的发出三招。

  不过你要记住,过了子时就是新的一天要从新计算三招了」。

  青青脱口说道:「靠,你当自己是神仙呢啊」。

  女子不以为意,反而点头:「我不是神仙只是疯子而已,如果你要也是疯子的话那这剑法不用学你都会」。

  青青忍不住破口骂道:「你鸡巴玩我呢!」。

  正埋头苦干的老村长吓了一跳,当听明白说什么后淫笑道:「爷爷不拿鸡巴玩你,你要我拿什么玩你?」。

  青青愣住了,难道刚才被这老头干的精神恍惚了!老村长看青青不在说话,光是愣愣的出神,把青青屁股向前挪了挪继续冲刺着,直到将所有的老精射完才吧嗒吧嗒嘴哼着小调走了。

  外边喝酒划令的声音依旧吵闹,青青许久才回过神来,自嘲着笑了笑仰身向后倒去。

  扑棱一下,青青又做了起来。回头不可思议的看着炕上的宝剑【九月莲花】,那天不是被铁牛给打飞了吗?青青揉了揉眼睛,宝剑真的躺在那里啊。

  信手抽剑出鞘,青青挥手砍向脖子栓的铁链,「叮叮当当」【九月莲花】的剑尖没了。青青苦笑的想着,看来我真要成疯子了。再次挥剑的同时口中呢喃道:

  「给我断」。

  清风拂过,指粗的链子无声的分成两截。一旁被吵醒的师玉芙看的目瞪口呆,带着颤音惊讶道:「青……青,你!你」了半天说不下去。

  青青惊喜的发现真的能行!连忙挥剑砍向师玉芙的链子「叮叮当当」过后,【九月莲花】只剩半截了,还把外边的人吵了进来。

  慌忙中青青横扫一剑喊道:「都给我出去!」。「轰隆」一声过后,四五个人倒飞着撞破墙壁摔在院中。

  「靠,怎么还真时灵时不灵!」青青惊喜道。

  漫天灰土中跑出来几个人,前边的正是铁牛。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的铁牛捡起戳草的钢叉,盯着残破的房子。

  尘土硝烟中,青青提着断剑走了出来。断刃遥指众人后,从左及右剑锋扫过。

  只有晚风轻柔拂过人群,似乎什么也没发生,真的!什么感觉也没有。

  一群男人和一个裸体女子就这么相对着,半晌后青青挠挠头再次挥舞起手中断剑,一次、两次、三次……,直娇喘吁吁再也挥不动为止。

  这伙男人傻傻的看着青青疯了一样乱挥一气,都感觉莫名其妙。铁牛捅了捅胡老三:「三哥,小虎子他们不会把这女人干精神失常了吧?」,胡老三茫然摇头又点头。

  铁牛拍拍胡老三肩膀走了出来说:「哥哥,兄弟去给你找场子」。

  看着克星铁牛端着叉子向自己走来,青青下意识的后退同时挥剑喊道:「非礼啊!」。

  奇迹再次出现,断剑舞动中甩出一道厚实的波纹。刚走到院子门口的铁牛浑身起了一排鸡皮疙瘩。头上的门框「咔嚓」断裂,接着土道后面的房顶斜斜的倾倒下来。

  人群惊呆片刻后喊道:「牛逼」然后转身就跑,只有铁牛傻子般站在那里,他的眼睛一直看着青青身后的房顶,那里有一朵金莲若隐若现……明月照射的山路中,青牛上的女子高声吟唱着:「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慨当以慷,忧思难忘。何以解忧?唯有杜康。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但为君故,沉吟至今。呦呦鹿鸣,……」。

  【完】


相关链接:

上一篇:天子夜孤山 下一篇:杀人 做爱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